首页 > 文化 > 博物学:常识与杂学

博物学:常识与杂学

人气:1945 | 发布时间:2019-11-02 13:35:39

□ He Pin

每年九月,伴随着经常发生在中原的阴雨天气,读一点关于鲁迅的书,翻一翻鲁迅,思考鲁迅可能是我这个年纪的“老派”读写伙伴,多年来这已经成为一种自然的特殊行为,这也是因为有句老话“温故知新”。早在今年夏天,我就拿到了新书《鲁迅与自然历史》,这本书被命名为《年轻批评家集》。不用说,这自然是新一代鲁迅研究者的工作。“鲁迅研究”的累积惯性是每年出版与鲁迅有关的题为“以鲁迅的名义”的书籍。至少,有不断更新的鲁迅传记,鲁迅故事和鲁迅文章精读。然而,创新的很少。因此,猛看这本书的标题,觉得相当新鲜,便认真阅读。

根据本书的引言陈述,作者在此“试图回答以下三个问题”:

1、鲁迅对自然历史的生活兴趣体现在哪些方面;2.鲁迅为什么热爱自然历史?3.自然历史对他的文学、思想和个性有什么影响?

我对后两个问题特别感兴趣,并仔细研究了它们,试图与作者产生共鸣。然而,我最终觉得作者的结论和论点是不够的,我有点不言自明。例如,“我们说鲁迅对自然史的热爱包括对传统士大夫主流文化的反叛,这种反叛有其自身的热情和建设性……”这是鲁迅与自然史争论的重点。然而,这一点有待讨论。

对于植物和美术来说,这种“非正统”的学习爱好是“异端思想资源”吗?自然历史真的“叛逆”吗?在我看来,这最多只是一点点“非常规”和“越界”,这显然不会导致“叛乱”和“颠覆”。不要说鲁迅和周氏兄弟,“富家子弟”,还写过朱洛的《救荒本草》、《普季芳》、吴启英的《植物名实考》、《植物名实考》等。他们反叛过吗?为什么是异端?这是因为《荒草学》和《植物名实考证》中的木刻插图是原创的,而不是继承的。仅这一点就远远高于收集和编纂《北平笔记》。鲁迅在收集和阅读古籍方面有着广泛的见解。他提到了“野菜手册”和“蔬菜食谱”。然而,却没有“荒草学”和“植物名实考证”。

自然史是一个外国术语,它通常的理解是关于研究和思考自然的广博知识。相应地,中国固有的杂类研究包括地方志、地方志、水、植被笔记...以及围绕这些的笔记和旅行笔记等。

然而,经典与历史、书籍与丛书的子集一直是中国士大夫学习和收藏书籍的基础,并不是鲁迅独有的。杂项研究可以等同于闲书。读者被称为杂项专家,因为他们阅读更多的闲书。杂七杂八的研究和杂七杂八的专家与常识有关。因为常识,它不是假的,它反对谬误。虽然鲁迅喜欢植物、树木和古籍,但他从父亲的治疗和死亡中始终反对中医的荒谬,并多次嘲笑药引子“蟋蟀需要相同的搭配”同时,还有《南方植被》、《荆楚岁》、《水经笔记》、《徐霞客游记》和《广东新语》等等。斑驳多彩的杂七杂八的研究足以激励人们,将僵化的思想从枷锁中解放出来。所以他直接面对现实。作为一个“真正的战士”,鲁迅本人也有渴望距离的《野草》和《早晚花》。

在《鲁迅与自然史》一书中,作者努力探索和发现鲁迅形成的特殊因素,这当然不容易。然而,作者的努力,在书的最后一部分“主要参考文献”中,为读者仔细梳理出了不同的书目和图书清单:

附录1:鲁迅读书中的自然史(郭雪部分);附录2:鲁迅读书(现代和外语)中的自然史;附录3:鲁迅《美术集》中的自然史

通过与鲁迅自己的书进行比较,《魔方》可以翻开新的一页。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鲁迅,在读者的想象中他不能是个例外。

鲁迅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和思想家。既然他很伟大,那是因为以他的作品为代表的鲁迅作品关注和宣传了人类共同的命运,能够深深触动大众的心灵。鲁迅不仅仅是中国的鲁迅。从孔子到毛泽东,没有其他杰出的思想家。鲁迅也是一个现代人。他经历了晚清和民国,包括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运动和左翼运动。即使是在已建立的知识谱系和话语体系中的年轻人也不陌生。在一定程度上,如果我们脱离或搁置许多家庭单调重复的解释,读者会以“平实的心”和“洁白的心”阅读鲁迅,静静地阅读鲁迅,效果和感觉会更好。

© copyright 2018-2019 bkmuseum.com 虎逊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